全球经济衰退成严酷现实,美财政部长一句话四肖期期準

9点30分:当、当、当——开盘钟声急促而又沉闷。道·琼斯指数在荧光屏上一开始显示,就少了67点,出售指令象排浪一样涌来,此起彼伏的是那一阵阵叫卖声:“百事可乐55000股!”“通用汽车6万股!”“摩根3万股!”“麦克唐纳卖10万股!”……31岁的古德目瞪口呆地盯着荧光屏,他手中股票的面值眨眼工夫就少了50万美元!

摘要: ·华盛顿邮报:经济衰退恐惧蔓延 全球股市暴跌(图) ·投资损失惨重
华尔街年底裁员将超20万 ·“我犯错了全球经济衰退成严酷现实 东西方股市都暴跌
道指泻312点·华盛顿邮报:经济衰退恐惧蔓延 全球股市暴跌(图)·投资损失惨重
华尔街年底裁员将超20万·“我犯错了!”
——格林斯潘承认错估金融形势留下祸根(图)·茅于轼解释美国金融危机
深刻又易懂(图)华尔街又经历了恐慌弥漫、震荡不已的一周,五个交易日再跌475点,从上个星期五8852.22跌到今天的8378.95。开头三天,道指都还尝试冲击9000点,最高是星期一摸到9305点。最低点就是今天的8187.48,一周最高点和最低点,上下1118点。而今天暴跌则是在“全球经济衰退成为现实”的阴影中进行的,欧亚先于美国开始,各国股市全线崩溃,而后是华尔街盘前猛跌500点,触动了股市救命的“断路器”(circuitbreakers),立即停盘,直到9点30分正式开市。Wall
Street has ended the week with anothersharp loss, joining stock markets
around the world that fell on thegrowing belief that a punishing
economic recession is at
hand.今天以狂泻400点开盘,最后一小时收窄,曾一度以跌312点收盘。不仅今天是“黑色星期五”,这一周简直就是“黑色星期”!整个星期斯坦普500跌了6.8%;道指跌了5.4%;纳指跌得最惨:9.3%。
道指狂跌,华尔街一景。(美联社10月24日图)
尽管美国股市近期已经达到历史最低水平,但是今天(10/24)开盘后,华尔街仍然深深陷入一场“血流成河”的灾难中:看盘上几乎所有股都红了!由于投资人担心全球经济衰退迫在眉睫,能源类股更是全面下滑。据市场观察(MarketWatch)网络频道报道,标准普尔的首席投资策略师Sam
Stovall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说,他认为今天标准普尔500指数到700点会见低(bottoming
at
700)。就目前走势来看,这支蓝色股指今天下挫了4%多,至868.03点。Stovall说:“由于担心全球经济放缓降导致全球范围内的经济衰退或恶化,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出售(股票)或者隐藏,或在达到底线时利用机会迅速买进。”Stovall说,考虑到这一点,他认为标准普尔今天的底线是700点。而今天一早开市,华尔街就承接亚洲和欧洲股市趋势,道指开市仅几分钟就大跌400多点。据美联社报道,认为全球难逃经济衰退的看法蔓延,投资人疯狂抛售。坏消息进一步增加悲观气氛。包括日本索尼和德国戴姆勒在内的大公司都发出警告说苦日子还在后头,美国公司已经大幅降低盈余预期。美联社较早前发出的报道说,道指期货在开市之前曾经狂跌550点,引起股指期货和约交易暂停。道指期货是因亚洲和欧洲市场狂跌所致。日本索尼公司股票暴跌14%,德国戴姆勒下跌11.4%。日本日经指数狂泻9.60%,德国DAX指数下跌10.76%;法国CAC40下跌10%;英国FTSE
100下跌8.67%。
经济前景黯淡,投资者相信世界经济正滑向长期、严重的衰退,尽管各国政府都在奋力救市,避免金融系统崩溃。股市最新动向也显示,全球信贷危机可能刚刚暴露其真实影响范围和程度。纽约WJB资本集团衍生工具投资策略主任傅尔曼(Scott
Fullman)说,今天一片恐惧。人们都在说衰退。这是一种转化。由于担心世界股市继续大屠杀,很多对冲基金和其它机构投资人都纷纷抽出资金,这种所谓去杠杆化行动进一步增加抛售压力。此外,投资散户看着自己的账户缩水,也开始退出共同基金。关于华尔街止跌“断路器”
关于华尔街止跌“断路器”今天开始之前道指期货下跌550点之时,华尔街“断路器”(circuit
breakers)已经冻结交易,直到9点30分开市才恢复。道指期货的大幅下滑预示今天正常交易中,“断路器”可能自1997年以来首次启用。引起“断路器”自动跳闸的是自本季度开始10%、20%和30%的下跌,那就是说在道指下跌1100点、2200点和3300点的时候,断路器都会跳闸。如果道指今天下午2点之前下降1100点,股市交易将暂停一小时;如果在2点和2点30分之间跳闸,股市暂停交易半小时;如果下降2200点,股市交易再度再停;如果下降3300点,股市全天停止交易。
全天交易虽然大震荡,但没有像预料得跌那么厉害,所以没有再启动“断路器”。 

美股的暴跌在全世界股票市场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伦敦、法兰克福、东京、悉尼、香港、新加坡等地股市均受到强烈冲击,股票跌幅多达10%以上。

10月18日,贝克财长在全国电视节目中一语惊人:如果联邦德国不降低利率以刺激经济扩展,美国将考虑让美元继续下跌。

1984
年以来,高收益债券的兴起为杠杆并购资金问题的解决提供了绝佳的工具,借助这一工具,中小企业玩家开始将并购的矛头指向那些以往敢也不敢想的大型企业,“小鱼吃大鱼”的案例时有发生。因此,当回顾这一段并购浪潮时,有人为其冠之以“敌意收购”的时代。

格林斯潘抢在华尔街开盘之前,宣布了中央银行保证向全国各商业银行提供充足资金的决定。这步棋同1929年中央银行在紧急关头收紧信贷的步骤刚好相反。

如果说1987年股灾最终留给了香港什么,除了巨额的损失和此后股市、期市长期的低迷之外,还有就是这一堂生动的市场经济大课了吧。

先稳住阵脚再说。总统走出通向南草坪的大门口,对早已等候着的记者们大声说:“我看大家不必惊慌,所有经济指标都很健康!”

美元的贬值推高了进口商品的价格,除此之外,油价在暴跌后的反弹也迫使通货膨胀率急剧上升。1987
年7 月,WTI达到每桶22
美元的高点,与去年同期价格上升近一倍;CPI年由1987年1 月的1.4%上升至1987
年9月的4.3%。

翌日,美国各类报纸上,那黑压压的通栏标题压得人喘不过气来:“10月大屠杀!”“血染华尔街!”“黑色星期一!”“道·琼斯大崩溃!”“风暴横扫股市!”……

保罗·都铎·琼斯将1929年和1987年时期的股市图表放在一起,他看到了一个类似1929年的大崩溃即将来临。

此后,华尔街的道指出现明显反弹,与此同时,伦敦、东京的股市也都有所起色。

期间,日本债市发生了一次小型崩盘,索罗斯也是在此时做出了错误判断,其认为日本股市会先于美国崩盘,因此他做空了日本股票。而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使索罗斯蒙受了双重打击。

结果,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金元帝国”的金融之都华尔街掀起了一场震惊西方世界的风暴:纽约股票交易所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以下简称道指)狂泻508点,6个半小时之内,5000亿美元的股票面值烟消云散!

投资未来不如消费现在

华尔街的风暴暂时过去了。华尔街的风暴还会来吗?

日本和欧洲各国在协议签署后开始抛售美元,美元兑日元汇率在一年的时间里下降了约40%,美国对日本曾高达50%的贸易逆差也迅速被纠正,日本也因此进入了“失去的十年”。

美财政部长一句话 华尔街股市起风暴

《布雷迪报告》指出了股灾发生的原因。10 月19
日,机构投资者在标准普尔股指期货期货市场上的卖盘高达34500
手、约40亿美元的合约,占整个标普指数期货合约交易量的40%。美国证监会认为19
日采取组合保险卖出策略的套利与替换程序交易量占了标普500
股票交易量的21.1%。

华尔街的行市已经开始在这些因素的驱使下大幅度波动。10月14日道指下跌95点,10月16日下跌108点,连连打破纪录!

4.地产股大跌,这个行业拐点降临

从1982年夏天算起,华尔街的股市看好已进入第6个年头了。但华尔街却人心不定:里根政府的巨额财政赤字不见明显萎缩;借外国人的钱来塞自己的钱包,终非长久之计;利率是降,还是不降?降则可能诱发通货膨胀,不降,股票市场的投资就要流到银行里去;加上那没事找事的“护航行动”,油价一动,股价肯定波动……

崩盘当天,白宫发表紧急声明:“国家经济运行状态良好,就业率处于最高水平上,生产也不断增加,贸易收支也在不断改善。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最近发表讲话说,没有迹象表明通货膨胀会进一步发生。”

星期一清晨,华尔街笼罩在阴霾之中。

时至31年之后的今日,当美股“终于”从近十年长牛中遭遇当头棒喝,再次在2018年的金秋十月中上旬暴跌不止时,来自全世界的观察者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当前市场是在重演1987年的股灾岁月?

一位投资者发疯似地跳到一辆汽车顶上,大声喊着:“打倒里根!”“打倒商学院毕业生!”“打倒亚皮士!”
道指象着魔似地继续下跌。下午两点,下跌250点,倒手股票4亿多份,计算机落后100分钟。离收盘只剩两小时了。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120分钟里,道指将再跌250点,股票将再倒手2亿份!

此前在上任发言时称“要保护胜利果实”的格林斯潘,现在也不得不否定掉一个月前才推行的紧缩政策,转为向市场提供充足的资金。于是,10月20日早晨,美联储在市场上开始大量吃进政府债券,此举的直接效果就是增加大约120亿的银行储备。随之,联邦基金利率下降了0.75个百分点。

——向华盛顿求救的信号当天中午就发出去了。

而受到牵连其它国家与地区的投资者却并不一定看待得如此轻松。

俗话说,你越怕啥,啥偏要找上门。秋后不久,7国财长在华盛顿聚会,贝克财长再次敦促工业国的伙伴们在削减美国贸易赤字上助一臂之力,孰知日本“顾左右而言他”,西德伙伴则未等散会就登上了汉莎公司的回程班机……

也是在这段时间,未来将因做空美股而一战成名的保罗·都铎·琼斯提醒索罗斯美股可能见顶,他已从1986年夏天就在等待着这个见顶的技术信号了。

开盘后不到一小时,道指已下跌104点,倒手股票1.4亿份,等于平时全天交易量。由于指令数量太大,计算机比实际交易速度慢了20分钟。联邦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官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眼见为实”,他们专程从华盛顿赶来。
从开盘到11点,道指直线下跌。谁也不知道如何控制局势。交易所管理层中有人提议关闭市场,让狂泻的势头冷下来。但是谁敢拍这一板呢?交易所董事长菲兰终于在众人沉默中开了口:“说老实话,全世界都把这个交易所看作美国经济的象征,你装也得装出个撑得住的样子。”

1.张忆东:新经济背景下的投资机会

星期二清晨,在华盛顿,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终于捱过了1987年夏天走马上任以来最漫长的失眠之夜。

在接下来的8个交易日里,美股仅有两个交易日为反弹行情,但市场仍是一片乐观。媒体在用经济数据的不乐观,来解释股市疲弱的表现;股民们则在议论着如果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会不会影响美股。

白宫: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听取了有关股市动荡的汇报后,下令有关要员立刻同经济专家组成特别工作小组。

德鲁肯米勒称,很多技术指标显示,当时的市场处于超卖区间,并认为道指在2200有一个强有力的支撑,这个支撑位在1987年经受过两次检验。但在收盘之后,索罗斯给其看了保罗·都铎·琼斯所做的一篇研究报告后,德鲁肯米勒意识到他把一切都搞砸了,市场即将崩盘。

1987年10月18日(星期日)晨,美国贝克财长在全国电视节目中一语惊人:如果联邦德国不降低利率以刺激经济扩展,美国将考虑让美元继续下跌。

通货膨胀为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一切埋好了伏笔。

贝克财长的助手争分夺秒地给企业界巨擘们挨个拨电话,唯恐他们中的某位漏掉了这条消息。“定心丸”立刻奏效。两家主要商业银行随即宣布降低优惠利率。中央银行的承诺,使那些在华尔街股市挂牌的许多企业重树信心……

在短命协议的火上浇油之下,1985 年2月至1987
年10月间,美元兑英镑贬值38%,日元贬值47%。

华尔街在颤抖。伦敦、东京、苏黎世等金融市场也都在颤抖……

尽管这位“传奇投资人”在5年后一手策划做空英镑,为索罗斯基金单日赢取了10亿美元利润,但其1987年10月19日险些遭受了灭顶之灾。

收盘钟声响了。5000亿美元——一笔相当于法国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股票面值,消失在这寥寥可数的当当声中。

启示录:股灾1987

眼下的信息太糟糕:伦敦股市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下跌;东京股市正在剧烈波动;香港股市一落千丈之后已宣布关门一周。华尔街释放出震撼世界金融市场的能量后,又在全球性共振中抖动。

“联邦储备体系,本着它作为这个国家中央银行的责任,在这里宣布,它会作为一个流通货币的来源,对所有经济和金融体系提供援助。”星期二股市开盘之前50
分钟,美联储发布了清晰的救市信号。

人们发疯般不停地嘶喊,不停地奔跑,不停地打手语,似乎有一股巨大而无形的力驱动着华尔街的脉搏。

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华尔街上爆发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崩盘事件。

白宫决策性的会议正在紧锣密鼓之中。格林斯潘和两位贝克都奉劝总统尽快同意增加税收。危机到底迫在眉睫。总统终于作出让步,答应就增加税收和削减财政赤字问题尽快同国会两院领袖会晤。

1985年9月,在纽约广场酒店的会议室里,美、德、法、英、日五国财政部长及中央银行行长达成了《广场协议》,对汇率进行干预性贬值,以应对强势美元对美国出口造成的不振。

刺破泡沫的高利率

美国政府的“救市”

24日银行公会宣布减息。25日晚财政司宣布以期货市场的主要经纪商及香港期货公司股东提供的10亿港元,加上外汇基金中提取的10亿共计20亿港元,作为备用贷款,支持香港期货保证有限公司,拯救期货市场。

这期间一批“救市”政策发布:

此后,美股市场在反弹-探底之间切换,但始终没有跌破崩盘时创下的低点。人们关于1929年大萧条重演的担忧逐渐散去,接下来的一次衰退是在近三年后的1990年7月开始的,正因为此,人们将1987年这次崩盘视为昙花一现。

以至于大鳄索罗斯本人在回忆录中也直言不讳地指责:

(本文约4500字,建议收藏)

道琼斯指数一天之内的跌幅达22.6%,在6.5小时的交易时间内,纽约股指损失5000亿美元,其价值相当于美国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8。

这一天,是多头离场的最后时机,对于空头而言,则是进入了做空最关键的时期。

1987年9月末,美股连续反弹了9个交易日,并于10月2日和3日连续收了两个十字星,这个图形在技术派严重是一个典型的危险信号。

在这次袭击全球的股灾中,惟独香港停市四天,可以说严重损害了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声誉。很多投资者爆仓出场,更为严重的是极大打击了海外基金对香港市场投资的信心,使股市、期货市场长期低迷。

并购与回购成为了股价大涨的超强催化剂,刺激着投资者不断涌入寻找新的低估品种。此外,并购中目标企业的反并购战术也有了空前的发展。毒丸计划、焦土政策、双层资本化、绿色邮件等已成为许多公司的管理者在并购防御中惯用的措施。

“黑色星期一”

是为美股历史上著名的“黑色星期一”。而其随后如多米诺骨牌般引发的全球性股灾,共造成世界主要股市损失达17920亿美元,相当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3380亿美元的5.3倍,这都让1987年成为美股乃至全球股市历史上永远无法抹去的一页。

两年前在《广场协议》中试图进行干预性贬值的汇率,如今又有了新的历史使命。

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历史的韵脚总是有迹可循,要想揭开美股1987暴跌之谜,不妨先从回顾1985年《广场协议》的具体内容开始。

@今日话题

道琼斯工业指数在 1987年 10月19日暴挫
508点之后,远东区股市,亦相继出现抛风。澳洲股市翌日亦跌25%,而中国香港股市则停市四天,至10月26日复市狂挫33%,连同
10 月19日的跌幅,整个交易日急泻44%。

1987年6月2日上任那天,格林斯潘在白宫新闻发布室的话筒后面,与即将离任的美联储主席沃尔克并肩站在一起,说道:“在保罗的领导下,通胀以及被有效的遏制住了。现在则需要后来人确保这个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不要得而复失”。

10月16日,这是让被称为“传奇投资人”的德鲁肯米勒终生难忘的一天。从6月开始,德鲁肯米勒就已嗅到危机并开始做空美股,但市场却在持续上涨。然而,在“黑色星期一”前一个交易日临近收盘时,他将之前的净空头全部转为1.3倍的杠杆做多美股。

在《广场协议》签署的十年后,里根政府的国务卿乔治·舒尔茨回忆起这件事时并不高兴,还指责了里根第一任期时的白宫办公厅主任詹姆斯·贝克,称“广场协议除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之外什么都不是,贝克干的都是毫无意义的东西。”

在加息周期中,不论是借贷还是杠杆收购,都逃不过成本的上升。再加上美联储开始调查并购热潮中的内幕交易和价格操纵行为,美股市场终于走到了崩盘的前夜。

在汇率干预下,美元的大幅贬值让各国产生了新的担忧,距离《广场协议》签署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代表们聚在巴黎的卢浮宫,并召开了七国集团财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为了把美元汇率稳定在现有水平,各方缔结了《卢浮宫协议》,日本银行开始进行买入美元的干预。

5.日本股市重回巅峰,失去的20年呢

对通货膨胀预期的回升及对美元疲软的担忧,使得以美元计价的资产变得不那么吸引人,再加上美联储实施的紧缩货币政策,联邦基金利率从5.75%升至7.25%,美国国债10
年期收益率也从1987年初的7.2%上涨到10 月中旬的10%。

“一个人愚蠢而受到惩罚,是理所当然的事。我在一生的事业中,亦曾犯过一些大错,也只得无奈地接受。香港股市停开四日,是一项错误的商业性决定,对股市完整性产生不良影响。”

19日,星期一,华尔街上爆发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崩盘事件。道琼斯指数一天之内的跌幅达22.6%,在6.5小时的交易时间内,纽约股指损失5000亿美元,其价值相当于美国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8。

但这份协议的寿命远不如《广场协议》那般长久,本应相互协调的各国政策出现了分歧,导致了美元再次被加速抛售。有人称《卢浮宫协议》的签订顺序混乱,“这样的谈判是很艰难的,他们却靠灵机一动说做就做”。

再挖一挖

然而10月26日开市,还是出现了猛烈抛盘,当天恒生指数大跌1120.70点,以2395点收市,跌幅达33%。恒生指数期货10月合约大跌1554点,创历史跌幅最大记录。

通货膨胀最终被沃尔克所控制,但其使用的武器是高利率,这一方式则导致了投资边际效益下降,美国制造业再度陷入低迷。

1987年10月6日,离“黑色星期一”还有13天。在技术分析师Prechter发出空头信号后市场大跌,但隔日的报纸的重点报道依然只是债券大跌。纽约时报甚至还在一篇文章中讨论如何找到便宜的股票。

实际利率下降和公司利润增速提高,以及股票的低估值,使得收购上市公司而不是新投资公司成为有利可图的生意。于是,杠杆收购成为了行情纵深发展的最大动力。

上任伊始,格林斯潘就向通货膨胀挥了一记闷棍。9月4日,其将联邦优惠利率从5.5%提高到了6%。对于刚刚从大通胀走出来的美国人来说,对通胀的恐惧让刚刚上任的格林斯潘主席不敢怠慢。

面对这波敌意并购浪潮,许多上市公司大举进军股市回购本公司股票,以维持控制权。譬如1985年菲利普石油公司动用81
亿美元回购8100 万股该公司股票;1989 年,埃克森石油公司动用150
亿美元回购该公司股票;IBM公司斥资56.6亿美元回购4700 万股股票……

债券收益率下降成为行情飙涨的起点,十年期美债收益率从1982年的14%一直下降到1987年初的7.5%,持有股票资产开始具备吸引力。制造业的低迷与低利率环境发生了化合反应,让投资未来不如消费当下的观念开始盛行,公司层面成全了股票牛市。

1987年股灾中的香港“特色”

3.真正有钱人和真正没钱的上市公司

利率的上涨为危机的发生安排好了剧本,接任保罗·沃尔克担任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的格林斯潘则成了拉开序幕的人。

2.十大特征显示美股神似1987

贬值!通胀!

在该轮袭击全球股灾中,港股市场表现最为特殊,在“黑色星期一”的第二天星期二港股就紧急休市了。10月20日早晨香港联合交易所董事局宣布停市4天(10月20-23日)。结果大批期货经纪不能履约。

“多米诺骨牌”再次传导回来:商业银行相继宣布降低利率、信托公司表明了会保证客户的资金需要、上市公司也开始积极回购股票。截至10月20日收盘,道琼斯股票指数上升了102.27点,美国政府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完成了救市工作。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