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大臣怎么向皇帝打小报告肖一码´期期准,空前绝后的密奏制度

中国古代一向的惯例与规定是,臣下向君主言事的报告,称为“奏”、“疏”、“章”、“奏章”、“封事”等等。后来逐渐形成制度,凡地方官员向皇帝报告
公事的,像民、刑、兵、马一类,用“题本”,官员必须在报告书上盖印;报告个人私事的则用“奏本”,可以不盖官印。这些官文书有一定的书写格式与传递程
序,不容紊乱。清朝入关之后,在这方面沿袭了明朝的制度,官员向皇帝所做的报告,“公事用题,私事用奏”。但到了时,因为事实需要,对这一文书制度做
了一些改变。
而这种改变其实就是把历来为中国君子所不齿的“告密”变成一种制度。在雍正朝,互相告密成为官员的常课,被视为本职工作的一部分。
1.一则斥责文书
在雍正二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时任渐闽总督的觉罗保、山西巡抚诺珉、江苏布政使鄂尔泰、云南巡抚扬名时突然接到了雍正严厉的斥责文书,正当几人在惊愕不知所措时,雍正又宣布停止他们上奏的权利。试想,一个封建大吏,被剥夺了参政言事的权利,这是多么严重的惩罚!
几个人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的确做过一些不好的事,但山高皇帝远,怎么可能传到皇帝耳朵里呢?经过多方打探,他们才知道,原来是有人向皇帝告密,说他们几人向外人透露了给皇帝奏章的内容。
这让他们脑袋冒汗,心想,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都有人告诉皇帝老儿,可想而知,比这更严重的事情……
事实上,早在他们这件事之前,雍正就已经完备了祖宗留下来的密奏制度。为了广集中外情报,了解各方实情,他命令写密奏的人可以不按规格,文字长短不拘,字体好坏不管,让大家轻松自由地上奏,唯一严格的要求就是守
雍正帝清世宗,名爱新觉罗·胤祯(1678—1735),是一位勇于革新、勤于理政的杰出政治家,对康熙晚年的积弊进行改革整顿,一扫颓风,使吏治澄清、统治稳定、国库充盈、人民负担减轻而对于老祖宗创立的密奏制度雍正也进行了完备,使密奏制度发展到了顶峰
密他在给鄂尔泰的侄子鄂昌的一段批示中说:“密之一字,最紧要,不可令一人知,即汝叔鄂尔泰不必令知”就是说,报告必得自己缮写,不能假手他人。这种不得让第三者知道的奏章,不是题本、奏本,而是雍正朝的一种特殊的文书制度——奏折。
可以想见,奏折的要旨就在一个“密”字,它由皇上亲拆亲视,任何第三者都无权拆看,有很强的保密性。因此,雍正登基的第十四天,便下了一道收缴前朝密折
的谕旨,使密折逐步形成了一种固定的文书制度。在雍正钦定的规章里,从缮折、装匣、传递、批阅、发回本人,再缴进宫中,都有一定的程序,不允许紊乱按照密
折的内容,分别规定用素纸、黄纸、黄绫面纸、白绫面纸四种缮写,并使用统一规格的封套
给皇上密折是一种特权更是一种荣誉。因而能有权
上奏的人都竞相将各人所知尽量呈报,无论大事小事,公事私事,全盘地写给雍正。奏折的内容千殊万别,上自军国重务,下至身边琐事,无所不包。雍正朝的密折
不但用来陈事,还用来荐人。于官员的登用、陟黜极为留意,他曾一再透露:“朕惟治天下之道,首重用人”雍正考察地方的吏治,着重点是对地方的官吏的检查。
他给官员授权,允许越境奏事;可以越级监视,上下牵制。这种方法使雍正了解了很多的情况。诸如地方政事的好坏,官员中谁认真负责,谁搪塞敷衍。也使为官者
人人震慑,不敢轻蹈法网。所以,皇帝虽在宫中,天下大事却了如指掌。清史专家说,雍正13年间,参加过写密奏的官员可能高达千人以上,所写成的满汉文字的
密奏总数约有三四万件之多。
现存最早的奏折是康熙32年的奏折。当时有资格上奏的只是由央派到地方上常设员,他们大多是皇帝家臣,如江宁、苏州织造什么的。终康熙一
奏折。奏折最早使用于朝,发展于康熙朝,在雍正朝日益完备。这是一种官员向皇帝密奏见闻的文体,从上奏人直达皇帝手里,中间不许任何机构和个人干涉,主要用于朝臣互相监督和探听民意。
朝密奏者只有百余人。而雍正朝却多达一千一百多名,逐步扩大到各省督抚、藩、臬、提、镇等。何等官职才有资格密奏,谁也说不清。与其说依品级,不如说视与皇帝的关系而定。到了雍正后期,甚至连知府、同知副将等一些微职也可特许准奏。
2.雍正的得意雍正10年,他得意地宣布要将历年与人臣往来的密奏刊行出来,希望臣民
能了解他的“图治之念,诲人之诚”。可惜的是,直等到他谢世后到二年才编印成书,定名为《朱批谕旨》。《朱批谕旨》中只收录二百二十二人约七千多件附有朱批的大臣密奏,只是所有这类档案的“十之二三”而已。
雍正自己说,他每天至少会收到二三十件密奏,有时会多达五六十件,他勤劳地一一阅览,并仔细地加以朱批,所以他常常工作到深夜或凌晨,而朱批的字多寡视密奏内容与他个人看密奏时的感受而定,
《朱批谕旨》。雍正本想在他有生之年将所收到的奏折编辑成册公诸于众,以让天下百姓明白他的良苦用心,没想到他的这个愿望只能由乾隆来替他完成。直到乾隆二年,密奏才编辑成书。
有时一二十字,有时批上百字,甚至有多达千字的,他的朱批有时比大臣的报告文字还多,所以雍正在这方面获得了很多情报信息。
为什么要实施这种制度?原来,雍正是想沟通上下之情,增广自己见闻,以利政务推行才加强密奏制度的。杨启樵在《雍正帝及其密折制度研究》一书中指出:
“君主专政时代,人君深居九重,与外界隔阂,政事则委诸大臣,但又恐所托非人,为非作歹,贻误苍生,甚或生觊觎之心,危及江山,因此不得不广布耳目,以周
知庶务,通达下情。”按照他的观点,在雍正的潜意识中随时都有一种危机感,生怕臣子不忠,生怕佞臣篡权,对每一点星星之火都要,随时扑灭。
于是,雍正秘奏制度的另一功效就可以知道了:监视臣子。雍正其人秉承一个基本信念,那就是对官员要不时提防,防其改节。“广采舆论、时加访察和乾纲独断”是雍正用人政策的三个要旨。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明代,承袭前代的制度,官员可以采用题本和奏本两种方式上书皇帝。其中,弹劾、兵马、钱粮、司法等公事用题本,陈述私事用奏本。清代前期,也沿袭了这种制度。但是,题本的拟写和行文程序复杂,必须用仿宋体书写,加黄,折面要求摘要,还需要誊写副本,制作完毕后递交通政使司转内阁,经内阁学士审核、草拟批答后呈送皇帝,皇帝批阅后再经人用满、汉文字誊清,然后发还,太过复杂。此外,题本很容易泄密,题本经过拟写人、通政使司、内阁、皇帝、抄写人等,环节多,过手者众,难免泄露。而奏本虽然比题本简单,但是要经历与题本相同的环节,同样存在着易泄密的缺陷。  顺治年间,为了避免这些不便,产生了一种新的文书形式——奏折。奏折不拘格式,书写自由,不必加贴黄,拟写快捷,而且无须送通政使司转内阁,可以直接呈递,由皇帝亲自启阅批示、保密性很强。乾隆年间,为了便于臣下上书,上谕旨:“同一入告,何必分别名色。”从此,奏折成为了国家正式文书。  国家的事务何其复杂,有些事情只需皇上知会,不能公开言传,于是,便出现了一种只能由皇帝知晓的奏折,称为密奏或密折。

肖一码´期期准,  秘密奏折最早出现在顺治朝。康熙继位后,密折的作用越发重要,康熙认为使用密奏能使“人不能欺朕,亦不敢欺朕”,故予以推行,并命令亲信文武大臣须经常向他“附陈密奏,故各省之事不能欺隐”。现存有康熙朝的密奏三千余件,系由百余人所呈,说明密奏的运用比顺治时更广泛。雍正登位后,为了直接了解下情,整肃吏治,以加强皇权、巩固统治,大力推行密奏,并建立起一套严密的制度,尚书、侍郎等官,每日一人轮班奏事,密折封进。同时,雍正朝有具折权的官僚队伍较康熙朝大幅度扩大。据统计,康熙朝有秘密奏事权的官员仅100多人,而雍正朝短短13年便发展到1200多人。大学士、总兵官及各省督、抚、提、镇、藩、臬皆可就有关政治、军事、经济、吏治、民情风俗等情况,具折密奏。此外,雍正朝密折制度已经程序化,自缮折、装匣传递,到批阅、发还和收缴,都有条不紊运行。密折须具折人亲笔写好后,装入折匣,然后递送。为了及时收发、批阅、处理密折,雍正帝设立了专门转呈、接受密折的机构——奏事处,由专门的奏事官接收、转呈密折。凡拥有折奏事权的官员都是雍正帝安插在官僚中的“耳目”,而奏事
人自己又受其他一个或几个奏事人的秘密监督,形成互相监视的局面。这样,人人都处于受监视的境地。
  密奏制度使皇帝直接处理庶务,加强了皇权。此外,密奏不经通政使司、内阁等机构,因此,事情往往可以很快确定,大大提高了行政效率,此外,还使地方大员彼此制约、不敢违法擅权,有利于整肃吏治。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