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妙真平生做过如何事情,四妻妾杨妙真

红袄军投、叛宋朝原因讨论

杨妙真,金末武术家。益都(今属山东)人。红袄军首领杨安儿之妹,号“四娘子”。杨安儿死后,率部与李全会合,结为夫妇,随李全投宋,后又降蒙古并进攻南宋。善骑射,所创梨花枪,号称天下无敌手,为后世军事家所推崇。

金末武术家杨妙真。益都人。红袄军首领杨安儿之妹,号四娘子。杨安儿死后,率部与李全会合,结为夫妇,随李全投宋,又降蒙古。善骑射,所创梨花枪,号称天下无敌手,为后世军事家所推崇。明戚继光《纪效新书》:枪法之传,始于杨氏,谓之曰梨花,天下成尚之,变幻莫测,神化无穷,后世鲜有得其奥者。何良臣《阵纪》:马家枪,沙家竿子,李家短枪,各有其妙而天下无敌者,惟杨家梨花枪法也。戚继光亦师杨家枪法并加改进以教士卒。《纪效新书》载有该枪法并图解。
山东响马,自古有名。王莽时期的赤眉军,隋未的瓦岗军,还有黄巢,还有水泊梁
山的一百零八位好汉。在金军南侵,北宋灭亡,南宋苟安江左的情况下,这里又出了一支红袄军。
红袄军的首领原来是杨安儿,他奋战一生,到南宋末期理宗的时候,忧劳而死,队伍交给他的女儿杨妙真领导。杨妙真武艺超群,作风正派,长得面如桃花,眼若寒潭,作为一支义军的领袖,完全一副大姐的派头。她的丈夫李全,北海人,矫健魁梧,弓马娴熟,善使长茅铁枪,无人能够抵挡,人称李铁枪。
杨妙真领导的红袄军,组织严密,他们的器械虽不如金兵,但心协力齐,奋不顾死,屡败敌人。有一次,他们袭击金军大寨,连金左副元帅宗翰也几乎被擒。金军痛恨红袄军,追剿最急,往往妄杀平民以泄愤,但不能捉到红袄军,红袄军的队伍反而日益扩大。
初,南宋刚立,政局本稳,便利用义军抗金,赋予忠义民兵的称号,但政局一旦稍稳,便腾出手来对付义军,这也是宋政权的传统政策。宋太祖黄袍加身之后,一日召集一群大将饮酒,酒至半酣,太祖屏退左右,对众将说道:我不是你们帮忙,不会有今天,但身为天子,实属大难,反不如做节度使时,逍遥自在。我从当上皇帝后,已一年有余,从没有一晚睡得安稳的。石守信一班大将慌忙离座问道:现在藩臣畏服,天下归心,皇上还有什么忧虑呢?宋太祖笑道:你们和我,都是故交,何妨直言,这皇帝的宝座,那一个人不想坐呢?石守信等人听了这话,不禁暗暗惊惶,一齐伏地叩首道:皇上何出此言,现在天下已定,何人敢生异心,自取灭族之祸?宋太祖说道:你们本无此意,但你们的手下贪图富贵,暗中怂恿,一旦变起,将黄袍加在你们身上,你们虽然不想当皇帝,但势成骑虎,也就不得不从了。石守信等人嗽得汗流泱背,涕位谢道:我们愚不可及,乞皇上哀怜,指示生路。
宋太祖说道:你们请起来,我有一个主张,与你们好好商量。石守信等人慢慢站直来,宋太祖慢慢说道:人生如白驹过隙,少而壮,壮而死,不过一瞬间的事,到了撒手之时,纵有富贵,也难带去,惟有趁活在世上的时候,多积金银,厚自娱乐,令子孙不至穷苦,方才不负此生,我为你们打算,不如辞去兵权,出守大藩,多置田宅,为子孙立个长久基业,自己却买些歌童舞女,日夕欢娱,安享富贵,以乐余年。石守信等人立即说道:我们蒙皇上怜念,一至于此,真所谓生死人而肉白骨了。敢不谨遵圣谕么?于是纷纷交出兵权。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杯酒释兵权。唐朝设节度使,使它握有军权、行政权、财政权,导致安史之乱,藩镇割据。唐亡后,中国又出现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宋太祖总结历史教训,打击将领的兵权,遂成为宋政权的一条传统政策,后来杨家将抗辽,岳飞抗金,都不得好死,就是朝廷担心将领威信太高,兵权过重,会威胁皇位的结果。在金人南下,宋室南渡的情况,江北义军势力迅速发展,更是宋政权忧心忡忡的地方。杨妙真领导的红袄军是宋未最有影响的一支义军,更是朝廷的打击目标。
首先朝廷以徐晞稷为淮东制置使,牵制杨妙真,可徐晞稷心怀壮志,以收复被金人夺去的失地为目标,对杨妙真的义军多加扶植,以怀柔政策来对待义军,朝廷大为不满,以懦弱无能为由,将他免去,以刘琸为淮东制置使对付义军。
这时金政权的力量已大大削弱,北方新兴的蒙古迅速发展,成吉思汗让木华黎经略南方,自己经略北方,灭了西辽,直杀到印度河口和多瑞河口。经略南方的木华黎病死,于是成吉思汗自己转而带病南征,但也死在六盘山,大军就由他的儿子拖雷带着入陕西,连下山寨六十余所:陷凤翔,趋宝鸡,攻下大散关,不久黄河以北的土地全被蒙古人占领,金政权的都城中都,也就是今天的北京,已形同孤岛,金政权被迫迁都汴京,以避开蒙古骑兵的锋芒。
杨妙真充分利用这一时机来扩大自己的势力,由她的丈夫李全带领红袄军的精锐部队,进入金政权控制的地区。也就在这时淮东制置使刘琸率领镇江军三万人马前往楚州,目标直指杨妙真。
杨妙真这时正处在困难时期,她的丈夫带领红袄军的精锐进入金人的统治区,开疆拓土,把金军打得无可奈何,但遇到新兴的蒙古军,被围困在青州。而刘琸为了对付杨妙真除了亲率大军镇压外,还有一条更毒的计谋,就是所胃以敌制敌。当时在山东一带的义军除杨妙真外,还有夏全领导的一支力量颇大,夏全是一个功名利禄之心颇重的人,刘琸派镇守盱的彭什去游说夏全,对他说:现在杨妙真正处在危急之中,她的主力部队由她的丈夫李全带领在青州被蒙古铁骑包围,朝廷正准备对她用兵,消灭她只是早晚的事情,希望你能够参予其事,朝廷自然有赏。夏全还有些犹豫,彭什接着说道:当年你和李全在山东共同抗金,本来是你的功劳大,可李全却凭着自己的势力抢了头功,你难道就不想报仇吗?夏全终于答应,欣然率军迳入楚州。
杨妙真侦察到这一情况,日益感到形势的危急,这时又恰好传来李全已死的噩耗,
她来不及悲痛,苦思对付危局的良策,她决定约见夏全,和夏全当面谈谈。。
她的说客来到夏全的营帐,对夏全说:将军难道不是山东的义军吗?难道不也是接受了朝廷的册封吗?红袄军的情况基本上和你们是一样的,免死狐悲,今天我们红袄军消灭了,明天你们的队伍就成为朝廷消灭的对象,请你三思。夏全觉得言之有理,收拾起趁火打劫的心,决定和杨妙真合作。
这天杨妙真的大营里,旌旗飘扬,大坛大坛的酒搬出来,大碗大碗的肉端上桌,杨妙真刻意梳妆打扮,显得那样地娇媚热情。夏全来了,美酒佳肴一直欢乐到灯火澜珊时,夏全看着盛妆打扮的杨妙真,止不住心禁摇曳,再加上杨妙真已听到丈夫已死,想到在动荡时局中的艰难,对夏全表示出一种似有似无的意思,几乎使夏全不能自持,夏全想到果然如愿的话,子女玉帛,干戈仓凛都归自己,喜形于色。杨妙真当即与夏全合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发制人,进攻刘琸。刘琸正在制置使署,猝不及防,居然连向他的部队发布命令都来不及,刘琸的军队仓惶与义军接战,没有统一的指挥,阵脚大乱,全面溃败,刘琸连夜缒城而出,逃往扬州求救,遭到人们的耻笑,夏全纵兵大掠楚州。
杨妙真深知夏全的为人,对他的纵兵大掠,危害百姓,深为不满。再加上她又得到了李全的最新消息,仍在青州与蒙古兵周旋,苦苦支撑,自然就没有把夏全放在心上。夏全狠狠他说道:女人心,海底针,杨妙真是艳若桃李、心如蛇蝎。一怒之下又去归附宋朝,遭到宋将张惠,范成的拒绝,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竟狼狈地投降了金政权,金封他为金源郡王,不久在一次与蒙古人的战争中战败被杀。
刘琸失败后、宋朝廷又以姚种为淮东制置使对付杨妙真,这年五月李全从青州突围,回到杨妙真身边。红袄军势力大振,一鼓作气,进攻姚翀,姚种仓皇之中剃去胡须,易容改装,缩城而逃。
至此山东、淮海一带完全变成了杨妙真夫妻的天下,这时蒙古铁骑日益南来,南宋丞相史弥远又再一次加封杨妙真夫妇,令他们抵御蒙古,杨妙真以大局为重,一口答应。
当时,朝廷还令赵范、赵葵,奉令节制镇江滁州兵马,赵善湘为江淮制置使,与杨妙真配合构成一条防线。可这三个人,都视杨妙真夫妻为敌,力主对杨妙真夫妻用兵,一举消灭他们,于是构陷他们的罪名,上报朝廷。南宋末年,朝政已腐朽不堪,处理问题没有主见,左右摇摆,于是又罢去杨妙真夫妇的官爵,饬江淮守臣,整军讨伐,拿李全和杨妙真的首级。赵范、赵葵、赵善湘同时对杨妙真夫妇用兵,李全带军连连击败宋军,可惜那天中了宋军的埋伏。有一处地方叫新塘,泥淖深有数尺,当时天气晴朗已有些日子了,泥淖上面积满尘埃,如同燥坯,远处看还以为是一处平坦的好地方。在一天的黄昏,赵范等假装失败,把李全连同他的亲兵一齐引入泥淖内,然后乱箭齐射,长枪乱搠,李全就此死去。杨妙真听到李全已死的消息,知道大势已去,对部将郑德衍说:李全二十年梨花枪,天下无敌,不料就此死去,现在时势已去,不能再支,你们尚未出降,想必是因我在此的缘故,我今离此而去,你们便可出降。遂带了亲兵百人,闯出城外,向北而去,不知所终,她所领导的义军也支离瓦解。
不久,南宋被蒙古所火,郑德衍等人曾先后随文天祥、张世杰、刘秀夫等人抗元。

云过无痕

图片 1

涉及到了忠义军与金、元、宋的关系,李全夫妇原是金国治下的百姓,因为金人统治残暴,而且地处山东瑶役繁重,他们最终选择反抗。因为都穿红袄,所以叫红袄军。

人物生平

红袄军的领袖对宋很向往,他们投宋,成为宋对付金的桥头堡。但是宋却有自己的考量。

山东响马,自古有名。王莽时期的赤眉军,隋末的瓦岗军,还有黄巢,还有水泊梁山的一百零八位好汉。在金军南侵,北宋灭亡,南宋苟安江左的情况下,这里又出了一支红袄军。

首先他们不想和金翻脸。拉拢红袄军都是私下进行的。而且红袄军是农民起义,有杀官的经历,朝廷对他们也不放心。

红袄军的首领原来是杨安儿,后为舟人曲成陷害,堕水而死,队伍交给他的妹妹杨妙真领导。杨妙真武艺超群,作风正派,长得面如桃花,眼若寒潭,作为一支义军的领袖,完全一副大姐的派头。她的丈夫李全,北海人,矫健魁梧,弓马娴熟,善使长茅铁枪,无人能够抵挡,人称“李铁枪。”

书包

杨妙真领导的红袄军,组织严密,他们的器械虽不如金兵,但“心协力齐,奋不顾死”,屡败敌人。有一次,他们袭击金军大寨,连金左副元帅宗翰也几乎被擒。金军痛恨红袄军,追剿最急,往往妄杀平民以泄愤,但不能捉到红袄军,红袄军的队伍反而日益扩大。

南宋北伐,端平入洛,何尝不是早先对北方义军的龌蹉政策影响的遗毒。云过无痕

图片 2

采取了分化拉拢,制造内部矛盾的办法,而且还用钱粮制衡义军。最初义军的领袖是杨妙真的哥哥。她的哥哥战死后,义军一部分有她统领。

初,南宋刚立,政局未稳,便利用义军抗金,赋予忠义民兵的称号,但政局一旦稍稳,便腾出手来对付义军,这也是宋政权的传统政策。宋太祖黄袍加身之后,一日召集一群大将饮酒,酒至半酣,太祖屏退左右,对众将说道:“要不是你们帮忙,我不会有今天,但身为天子,实属大难,反不如做节度使时,逍遥自在。我从当上皇帝后,已一年有余,从没有一晚睡得安稳的。”石守信一班大将慌忙离座问道:“现在藩臣畏服,天下归心,皇上还有什么忧虑呢?”宋太祖笑道:“你们和我,都是故交,何妨直言,这皇帝的宝座,哪一个人不想坐呢?”石守信等人听了这话,不禁暗暗惊惶,一齐伏地叩首道:“皇上何出此言,现在天下已定,何人敢生异心,自取灭族之祸?”宋太祖说道:“你们本无此意,但你们的手下贪图富贵,暗中怂恿,一旦变起,将黄袍加在你们身上,你们虽然不想当皇帝,但势成骑虎,也就不得不从了。”石守信等人嗽得汗流浃背,涕位谢道:“我们愚不可及,乞皇上哀怜,指示生路。”

书包我觉得看农民军,还真得从太祖阶级论去看,宁结外夷,不交民人。

宋太祖说道:“你们请起来,我有一个主张,与你们好好商量。”石守信等人慢慢站直来,宋太祖慢慢说道:“人生如白驹过隙,少而壮,壮而死,不过一瞬间的事,到了撒手之时,纵有富贵,也难带去,惟有趁活在世上的时候,多积金银,厚自娱乐,令子孙不至穷苦,方才不负此生,我为你们打算,不如辞去兵权,出守大藩,多置田宅,为子孙立个长久基业,自己却买些歌童舞女,日夕欢娱,安享富贵,以乐余年。”石守信等人立即说道:“我们蒙皇上怜念,一至于此,真所谓生死人而肉白骨了。敢不谨遵圣谕么?”于是纷纷交出兵权。

云过无痕杨妙真也就是这时候成为了可以左右一个地区的风云人物,被人称为杨姑姑。而李全则是另一个领袖,他率军依附杨妙真,并且与杨结为夫妻。从此两股军队合流,力量大增。又吸收其他义军残部,开始了对金国的反攻。一反过去的大败,取得了很多胜利,并且与朝廷联系上了,成功的投宋。被改名忠义军。当然,他们投宋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粮食的压力。而当时的宋朝风调雨顺,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杯酒释兵权”。唐朝设节度使,使它握有军权、行政权、财政权,导致安史之乱,藩镇割据。唐亡后,中国又出现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宋太祖总结历史教训,打击将领的兵权,遂成为宋政权的一条传统政策,后来杨家将抗辽,岳飞抗金,都不得好死,就是朝廷担心将领威信太高,兵权过重,会威胁皇位的结果。在金人南下,宋室南渡的情况,江北义军势力迅速发展,更是宋政权忧心忡忡的地方。杨妙真领导的红袄军是宋末最有影响的一支义军,更是朝廷的打击目标。

书包被南宋坑,投蒙古了。

首先朝廷以徐晞稷为淮东制置使,牵制杨妙真,可徐晞稷心怀壮志,以收复被金人夺去的失地为目标,对杨妙真的义军多加扶植,以怀柔政策来对待义军,朝廷大为不满,以懦弱无能为由,将他免去,以刘琸为淮东制置使对付义军。

云过无痕结果南宋就把他们当刀使。在6年之间,忠义军或单独出击,或配合宋军行动。

图片 3

为这个南宋开拓山东河朔立下了很大的功劳。

这时金政权的力量已大大削弱,北方新兴的蒙古迅速发展,成吉思汗让木华黎经略南方,自己经略北方,灭了西辽,直杀到印度河口和多瑞河口。经略南方的木华黎病死,于是成吉思汗自己转而带病南征,但也死在六盘山,大军就由他的儿子拖雷带着入陕西,连下山寨六十余所:陷凤翔,趋宝鸡,攻下大散关,不久黄河以北的土地全被蒙古人占领,金政权的都城中都,也就是今天的北京,已形同孤岛,金政权被迫迁都汴京,以避开蒙古骑兵的锋芒。

同时李全也因为战功不断高升,李全是一个比较有野心的人。再加上,朝廷的措施比较坑,最终导致义军跟朝庭的矛盾不断加大,而且中义军内部也有山头。

杨妙真充分利用这一时机来扩大自己的势力,她的丈夫李全带领红袄军的精锐部队,进入金政权控制的地区。也就在这时淮东制置使刘琸率领镇江军三万人马前往楚州,两军常互有摩擦。

比如朝廷就骗另一个义军领袖季真去临安,然后用派人直接殴杀。就这么处理,让人很无语。而且季真死后要收编瓜分他的军队,结果季真的的军队就投金了。李权功劳很大,但是经常被断粮威胁。

金正大三年(宋宝庆二年,1226)九月,蒙古将孛鲁率军入山东,欲招降李全,李全不从。孛鲁下令攻打青州,李全未能击退蒙古兵,于是婴城自守。城内原有军民数十余万人,被围困一年之后,仅剩数千人。此时粮草亦尽,牛马亦食尽,不得已于次年五月出降。孛鲁奏闻,成吉思汗令便宜处置李全,乃以李全为山东淮南、楚州行省(即益都行省)。

而且他的上司对他们猜忌什么的太明显。比如贾设,因为不断在义军内部制造矛盾,引起将士不满。

杨妙真这时正处在困难时期,她的丈夫带领红袄军的精锐进入金人的统治区,开疆拓土,把金军打得无可奈何,但遇到新兴的蒙古军,被围困在青州。而刘琸为了对付杨妙真除了亲率大军镇压外,还有一条更毒的计谋,就是所谓“以敌制敌。”当时在山东一带的义军除杨妙真外,还有夏全领导的一支力量颇大,夏全是一个功名利禄之心颇重的人,刘琸派镇守盱的彭什去游说夏全,对他说:“现在杨妙真正处在危急之中,她的主力部队由她的丈夫李全带领在青州被蒙古铁骑包围,朝廷正准备对她用兵,消灭她只是早晚的事情,希望你能够参予其事,朝廷自然有赏。”夏全还有些犹豫,彭什接着说道:“当年你和李全在山东共同抗金,本来是你的功劳大,可李全却凭着自己的势力抢了头功,你难道就不想报仇吗?”夏全终于答应,欣然率军迳入楚州。

结果贾设出城回来,发现忠义军遮道不让他进城。结果是杨妙真喝退了士兵,给这件事儿打了圆场,但是贾设因此惊惧而死,结果朝廷换来了一个比贾设更强硬的许国。

杨妙真侦察到这一情况,日益感到形势的危急,这时又恰好传来李全已死的噩耗,
她来不及悲痛,苦思对付危局的良策,她决定约见夏全,和夏全当面谈谈。

许国上来就砍掉了义军的奖赏,而当义军与宋军有矛盾时,不分曲直,偏袒南军。

她的说客来到夏全的营帐,对夏全说:“将军难道不是山东的义军吗?难道不也是接受了朝廷的册封吗?红袄军的情况基本上和你们是一样的,兔死狐悲,今天我们红袄军消灭了,明天你们的队伍就成为朝廷消灭的对象,请你三思。”夏全觉得言之有理,收拾起趁火打劫的心,决定和杨妙真合作。

一剪闲愁

这天杨妙真的大营里,旌旗飘扬,大坛大坛的酒搬出来,大碗大碗的肉端上桌,杨妙真刻意梳妆打扮,显得那样地娇媚热情。夏全来了,美酒佳肴一直欢乐到灯火澜珊时,夏全看着盛妆打扮的杨妙真,止不住心禁摇曳,再加上杨妙真已听到丈夫已死,想到在动荡时局中的艰难,对夏全表示出一种似有似无的意思,几乎使夏全不能自持,夏全想到果然如愿的话,子女玉帛,干戈仓凛都归自己,喜形于色。杨妙真当即与夏全合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发制人,进攻刘琸。刘琸正在制置使署,猝不及防,居然连向他的部队发布命令都来不及,刘琸的军队仓惶与义军接战,没有统一的指挥,阵脚大乱,全面溃败,刘琸连夜缒城而出,逃往扬州求救,遭到人们的耻笑,夏全纵兵大掠楚州。

也许,宋军对不属于朝廷的军队有戒心

杨妙真深知夏全的为人,对他的纵兵大掠,危害百姓,深为不满。再加上她又得到了李全的最新消息,自然就没有把夏全放在心上。夏全狠狠他说道:“女人心,海底针,杨妙真是艳若桃李、心如蛇蝎。”一怒之下又去归附宋朝,遭到宋将张惠,范成的拒绝,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竟狼狈地投降了金政权,金封他为金源郡王,不久在一次与蒙古人的战争中战败被杀。

云过无痕

图片 4

对,坏就坏在有戒心上了。

此时降蒙的李全得报,力告蒙古将孛鲁,请允许其率军南归。李全回到楚州后,以丰厚的待遇募兵,不限南北人。又大治舟船,自淮及海相望。李全表面归附于宋朝,以取宋朝钱粮。实际上阴附蒙古,往往贸易货物输入蒙古,又遣人焚烧宋御前军器库,以销毁宋朝兵备。他治舟师以图东南地区。金正大七年(宋理宗绍定三年,1230)八月,大阅舟师数日。当李全籴麦船通过盐城县时,宋知扬州翟朝宗令兵士夺之。李全大怒,以捕盗为名,率水陆军数万直入盐城,攻入城,城内所贮公私盐货尽为其所有。李全又上书宋廷,言捕盗入城安民,宋廷加李全为两镇节度使,罢翟朝宗官,改任赵璥夫摄事。李全仍不撤兵,一面加紧造舟,招募水手。一面要挟宋廷将沿江制置使赵善湘、淮东总兵岳珂等人罢官。李全行径令宋朝无法接受,于是宋决意出兵讨伐李全。

一剪闲愁

李全公开与宋敌对,欲先取通、泰二州,然后渡江攻取宋京师。占领泰州(今属江苏)后,进取通州、扬州,在湾头为宋军所阻。李全目标在攻占三城,便筑长围,与宋军展开了长达半年多的对峙战。初期,李全小胜。自宋绍定四年(1231)正月,李全军一再被宋军击败。宋削李全官职,罢钱粮。因军队给养不济,攻城不得,欲战不利,主力损失惨重,李全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正月十五,趁李全不备,宋将赵范、赵葵用计诓李全出营帐,堵塞退路,李全被迫逃走,北至新塘,陷入数尺深的泥淖。宋制勇军赵必胜等追及,用乱枪刺死。

我能理解宋廷立场,毕竟不属于朝廷的武装,对宋廷国内安定有影响,怕形成割据。

金正大八年(1231),李全兵败而死。余部议还淮安(楚州),以杨妙真主之,后在湾头一战被宋军再败,损失惨重。五月,淮安等五城俱为宋军攻破。杨妙真及其余部据守大城,她对郑衍德等人说:“今事势已去,撑拄不行。汝等未降者,以我在故尔。杀我而降,汝必不忍。若不图我,人谁纳降?”次日,杨妙真北渡淮水,与养子李璟返回山东老家,竭力辅助其继任蒙古益都行省,居数年而死。李全在淮安、淮阴的余部或为宋所灭,或降蒙。

云过无痕

不久,南宋被蒙古所灭,郑德衍等人曾先后随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等人抗元。

许国上任
,杨妙真试图与上司修好,去郊迎。许国不见她,而且李全打仗回来,许国又不断让其下拜,来折辱李全。

关于杨妙真,在史书中的记载不少,金朝末年新兴的蒙古政权多次南侵,金兵节节失利,金朝统治者为了支撑腐败的政权“赋敛日横”,赋税征收多了,老百姓承受不了,山东的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各地起义军揭竿而起,也就是在这时,爆发了声势浩大的杨安儿、杨妙真兄妹领导的农民大起义。

李全等人逐步对宋廷感到失望,后来蒙古人进入山东,李全与蒙古交战100多次。一败再败,被困到了一个城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他在那个城里坚持了一年多,由上万人的军队最后只剩下1000多人。吃光了城里一切可以吃的东西,但是朝廷援兵始终不来。

一剪闲愁若是将起义军打散重编,起义军不会同意,保留一个不属于控制的军队,任何皇帝都有戒心。红袄军有背叛的感觉吧?

云过无痕而且要趁机收编他们的军队,李全的兄长去求救兵,结果赶上了收编忠义军,军队大乱,李全的家人被朝廷所杀,因此李全就投降了蒙古,反过来攻宋。

活力森林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打散编入,肯定忌惮他们的实力。

云过无痕而宋这时候又开始招抚他们,待遇比过去好多了,但是不可挽回。

一剪闲愁只有收编后,才能放心。

云过无痕

忠义军成了宋的大患,但是李全还是有压力的,他说自己将成为不忠不孝之人。在阵前饮酒大醉,与宋军交战被杀。

而杨妙真则在李全死后,继续领导义军,她继承了李泉的官职。是蒙古在山东淮南的最高长官,又称杨行省。

活力森林去打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子民,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不可能的吧,那所有人当汉奸都当得没负担了。

云过无痕杨妙珍两度与宋朝大战并取得胜利,对宋造成了非常大的压力。后来她辞职入道,妙真大概就是她皈依全真教的道号。而后她的养子又率军归宋,最终为蒙古所镇压。

红袄忠义军,谈宋末的历史必然要提到,对宋金元来说都是,这都是一个非常令人头痛的地方势力。

而关于李全、杨妙真的评价,也是毁誉不一。

活力森林

权力是把双刃剑。

云过无痕对,我也觉得主要是宋朝廷对义军战略失误,是义军投而复叛的主要原因。

但是,他们投降蒙古,自己攻打自己的同族,这个也有点说不过去。

活力森林说到底,我就觉得他们舍不得放权了,舍不得完全归入宋朝。

云过无痕

我这几天没少纠结,到底该怎么评价他们。对,他们倚仗的是军队。

一剪闲愁起义军保存自身的独立性,这是大忌。

云过无痕作为军头失去军队,就没啥做啥作为了。

活力森林最终好权利胜过于尽忠就投靠蒙古了,这是个人与大义的取舍,也是他们自己对自己人生的选择。

人一旦有了权,没几个人能保持质朴的,不要说是那么大的权了。生活中有点小权的,人都会变。

一剪闲愁

历史上,没有知识精英投靠的起义军,一般都不能成功。没有理想的军队,一般走不远。最近的例子是太平天国。因中国知识分子不接受一个信仰上帝为思想指导的群体作为中国政体。

云过无痕收编也不是那么好收编的,比如刘光世交出了军队,岳飞要收编,然后那么几个人捣乱,结果军队因待遇问题,就这么投靠了伪齐。

一剪闲愁比如国民党军队投降中共军队。中共一般都会整编,并做政治思想工作,投降的军人就有了理想,战斗力也有了飞跃性的提升。

书包

阶级论是法宝,是大杀器。用阶级论去看古代农民起义,还有王朝对待农民起义的态度,都是一看一个准。有些王朝,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书包那么问题来了,元末红巾军起义呢?别跟着说是儒家学说指导。儒家只会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云过无痕士大夫阶层是个利益团体,他们不是一个人,有宗族,有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风天行有常,正因为士大夫有盛于衰,国有体质,人民为主的理论才更难得。云过无痕

朱元璋开始时也是领人抢掠,叫做哨粮。后来地盘大了,就要建立自己的一套秩序,拉拢士大夫阶层而士大夫阶层需要军队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风摸索了几千年,最后发现远离拉群众,就是再建高墙也最终要倒

云过无痕朱元璋需要士大夫阶层效忠,为他处理内政,安抚百姓。

有安抚,也有愚弄吧。感觉周总理那个才能叫为人民服务,古朝代里好多维稳本质上都有愚弄的意识。当时发现不了,事后想想都是留下祸乱之源。

一剪闲愁中国人是一个理性的群体,没有一套理论说服民众,民众不会买账。

云过无痕当然整个士大夫阶层也不可能是铁板一块。他们内部也有各种斗争啊,也可以被分化。

总之动一家可以,动百家也可以。但是只要制定法令,损害其整体的利益,他们的反扑也是非常可怕的。

来源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整理一剪闲愁

时间 2016.7.20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