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乡里的归乡土,书墨传家泯乡愁

原标题:让乡土的归乡土

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

图片 1

下有并根藕,上有并头莲。

“河阳乡村实验”展览现场。

七月荷花香,在安徽绩溪尚村的山水之间,藏着一片盛开的夏荷。这个大多数时候只有背包客到达的尚村用黑瓦白墙,马头翘角,莲叶田田,溪水缠绕像我们呈现了一个传统村落的古朴与自然。村落民居,祠堂庙宇,一石一砖,一檐一柱,一屋一栋,都承载着一方水土深厚的人文沉淀。

图片 2

图片 3

古溪村“水可鉴”方案的节点模型。

图片 4

图片 5

有人曾说过,“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古时皇权不下县,县以下都是宗族治理,都是以家为主的文化背景。我们对家的记忆有时就寄寓于对村的记忆中,村规民俗、邻里礼仪、家庭训教、生活规矩,包括村落布局,都体现了对家园的文化传承和记忆。

马堰村“二十四桥”方案意象。

但与中国大部分村落一样,在城镇化的进程中,越来越多的空村逐渐失去活力,留下一堵堵断壁残垣。我们蓦然回首才发现,乡村和乡土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

【编者按】

那些历经沧桑的“为人之范、治家之策、处世之道”在岁月中开始斑驳时,当下的我们,究竟应该葆有怎样的精神内核和生存之道?如何继续传承乡土的记忆?

在乡村建设热潮中,越来越多的城市设计师走进乡村,给村庄带来新鲜的观念和外来的助力。与此同时,需要就这样的问题进行发问——什么程度的艺术介入是恰当的?盖几座房子可以解决乡村的问题吗?

图片 6

卓旻教授认为,如果乡村建设只是停留在一个艺术概念的层面,那是缺乏生命力的,从伦理角度而言也是有缺陷的,新时代的乡村建设固然需要新鲜的创意,但更重要的是去真正了解中国乡村的过去和现在,了解村民们的切身需求和感受。通过文化创意来振兴乡村务必要牢记的是:对于绝大多数村民而言,乡村不是一个宾馆,而是一个祖祖辈辈相传、朝夕相对的家园。

图片 7

了解,才有生命力

图片 8

记得二十年前在美国求学时,建筑领域的核心问题之一是城市的现代与后现代的思辨,或简而言之,是城市的功能理性与多元价值取向之间的平衡问题。那时还是“亚洲四小龙”的年代,中国当代的城市化虽然刚刚起步,但中国的人口体量使得美国大学的研究对于中国进入全球化大背景下的城市化走向格外好奇和关注。而作为一个中国学生,在任何西方研究体系当中会不由自主地追随前人对东方和西方的体用问题进行反思。同时本能地觉得中国城市的发展总需要一些中国传统的根源,否则何以彰显我们的不同。但是事实上,这个根源却很难从过往的城市生活经验中得到,如同现在去问城市年轻人关于逢年过节和婚丧嫁娶的一些习俗,必定是一头雾水。但这些传统的风气在乡村或还有保留,所谓“礼失而求诸野”。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关注中国的乡村问题。

面对存续之忧,7月20日,由北京曲美公益基金会主办的“古村论坛第2季暨古民居保护公益行动”走进安徽绩溪尚村,与国内知名的古建筑保护专家学者、设计师、学者、媒体人一起,追寻传统文脉与匠人心意,追溯更为完整的民风家风,提供构建美好生活方式更大的可能性和更多解决方案。新浪家居作为官方受邀媒体,也一起走进了这场唤醒古民居,探寻当下精神生活的旅程中。

真正开始计划做一些乡村建设的活动始于大约十年前。那时在上海正在为世博会的一些场馆做策划和设计工作,世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乡村的议题在十年前似乎尚不入主流,尤其在上海这样的都市。乡村建设在那时于我更像是一种艺术观念,因为它天然具有观念艺术的重要特点。乡村意味着边缘,意味着对农民这一弱势群体的关照,在拥抱城市化的时代中具有很强的批判意识。而且乡村提供了一个单纯而朴素的巨大背景,在乡村中的任何创作或建设,小如乡村图书馆或是乡村厕所,其所蕴含的些许观念都可以被这个背景烘托出一种宏大。但是如果乡村建设只是停留在一个艺术概念的层面,那是缺乏生命力的,从伦理角度而言也是有缺陷的。新时代的乡村建设固然需要新鲜的创意,但更重要的是去真正了解中国乡村的过去和现在,了解村民们的切身需求和感受。

“我们不仅仅是扶持一个古村,而是通过走进古村、认识古村,在参与和倡导对古建保护的同时,研究新的生活方式,深层次的激活古村的生命活力。”北京曲美家居集团副总裁吴娜妮认为,唤醒古村落不应当是短期、表面的,这样走进古村内部的智慧分享才能够真正把传统文化和家居生活结合起来,将更好的生活方式挖掘出来,而这同时也是曲美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内容。

直面,从问题出发

图片 9

乡村之振兴也绝非凭几个人就能达成的,更重要的是能让更多人了解乡村之于中国传统的重要性,愿意投身到保护乡村、振兴乡村的这一努力当中。从2010年开始,借着学校每年带学生下乡的传统以及暑假考察的时间,每年都要带几十个学生进行几周针对乡村的田野调查,从规划整齐的新农村到交通最为不便但传统面貌保存较好的高山村庄,几年下来,近距离地观察了过百个村落。在这些村落当中,缙云县河阳古村进入我的视野。

“焕”醒古村,探索当下精神

河阳古村是浙江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地理位置较有特点。沿村头的河阳大溪向山上走,是串在一条线上的几个形态和发展各异的自然村。但在城镇化的大潮流中,曾经偏安一隅的古村也很难再独善其身,沿大溪向下离古村三里就是不断膨胀的新建小镇,乡村人口也不断外迁向小镇集聚。在文化部文化艺术研究项目的支持下,这个兼具乡土特色和当代建设问题的古村落群,成为最近几年我带领学生进行乡村实验的主要对象。内容涵盖从美学到建构、从文化到经济、从资源到伦理等各种不同的议题,试图从文化创意的视阈中对乡村建设进行一些探讨。这些乡村考察和乡村实验,不仅仅向一届届的学生们传递着乡土的美感,也让他们能够从村民的视角去直面真正的乡村问题,而不是倚仗着建筑师的自大想当然地去进行乡村建设。

尚村最具特色的是十姓九祠,而这次古村落保护公益行动重点也是祠堂中传承的精神内核。祠堂里,碑篆上,家风家规身教言传,一字一句千年相承,才有了“家”的生动延续。通过修护古村落、古民居,探寻当下精神生活的更多维度,来自不同领域的古建保护专家、设计师、学者有着不同的观点。

去乡村考察最喜欢的是山区,因为只有交通偏远的地方还能看到一些传统面貌保存较为完整的村落。往往不经意间转过一个山坳,一个参差层叠的山村在远处展开,有时几片屋顶上还能飘出几缕炊烟,颇有几分陶渊明所言“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田园意境。这种美学观念和西方的一个很大区别在于一种“文人”的意味,是中国从魏晋以来对乡村的一种人文的自然观。北宋郭熙《林泉高致》有云:“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但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之为得。何者?观今山川,地上数百里,可游可居之处,十无三四。而必取可居可游之品,君子之所以渴慕山林者,正谓此佳处也。”在文人的乡村世界中乡村因山水而灵,山水因乡村而活。山水和村居相宜相生、可游可居的传统聚落,是中国传统营造观中的最高境界。

图片 10

在河阳的乡村实验中,我们试图以文人意境来重构当代的乡村。马堰村位于河阳大溪的源头处,地形落差极大,而且溪上本就架有简陋的钢桁架桥。联想到这一带区域的廊桥传统,我们的设计方案是在廊桥的叠梁木拱做法的基础之上,发展不同的结构编织方法,在大溪上建更多的木桥。虽然从交通角度不需要这么多木桥,但大溪在此处落差较大,不同标高的木桥可以形成层叠的效果,和远处的山峦相映衬,形成一种“二十四桥明月夜”意境的当代山村景象。这些木桥不仅可以是具有当代气息的乡土艺术装置,方案还包括动态的建造更新,可以让这一持续的乡村建设行为成为乡村工匠的匠艺实训课堂。

北京曲美家居集团副总裁吴娜妮:

唤醒,回到生产生活

唤醒古村,要深度激活

乡村建设另外一个不容忽略的方面是村民的生产生活。尤其在那些交通不便的山区小村落,远看层层叠叠,平和素美,走近却已然残垣断壁,鸡犬不闻,整村整村废弃的现象尤为触目惊心。乡村保护和振兴离开村民是绝不可能的,中国的传统建筑理念本来就强调居住者的日常维护。但是扪心自问,如果只是给村民们一个修缮过的村子,却仍旧没有工作机会、缺乏教育医疗,我们有什么权利要求村民们留守下来。所以文化创意在乡村的引入不仅是美学层面的,其最终目的是提升乡村的经济和活力,留住更多的村民。

古村保护项目曲美将连续做五年,每年选一个古镇,“走进古村,认识古村”。古村落的保护行动也将从三个方面进行:

最近几年兴起的乡村旅游所带动的乡村民宿热潮,为乡村振兴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但不可否认的是,民宿更多的只是将乡村转变成为这个快消时代的某种城市人消费品,而且适合开展民宿旅游的乡村和总体相比只能占到很小的比例。通过文化创意来振兴乡村务必要牢记的是:对于绝大多数村民而言,乡村不是一个宾馆,而是一个祖祖辈辈相传、朝夕相对的家园。

一、曲美参与和倡导对古建的保护;

在河阳的乡村实验中,我们还从历史和日常生活中深入挖掘可被利用的要素并加以放大。溪岸村有一个吕氏宗祠,我们的方案建议是以此为核心,改造周边部分村居,引入适当的山石景观,将宗祠扩展为一个朴素的但具有更多现代功能的乡村书院。这个书院既可以作为村童课后玩耍阅读的场地,又可以是村民学习各种农艺和匠艺的乡村课堂。岩山下村的情况则更为实际,该村靠近河阳古村,除了基本的农田和村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理或人文特征。但这恰恰是大部分中国农村的缩影。我们的方案是从村民的生产生活角度出发,对几户紧邻的民居进行集体合作社模式的改建,将几户的后院联合并重新设计一个独特的小型竹棚,这个竹棚既可以作为小型集体生产加工作坊,也可以是邻里之间的一个交流场所。

二、通过专家的带领,挖掘中国传统生活方式中的精神宝藏和财富,研究产新的生活方式;

所有这些乡村实验的方案中,我们都不试图也不可能扮演那个全能的角色。因为中国传统乡村的美学建构中从来就没有过现代建筑师的位置,其历经岁月而呈现出的美感完全来自乡村工匠的自发建造。乡村工匠的建造活动都是就地取材,以最为自然的、充满劳动智慧的方式将砖石竹木这些乡土材料搭接在一起。村民传统的自发建设是真情的、是趣味的,所以它自然就是诗意的,而这正是传统乡村美感的来源。我们只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实验能够作为一种引导,将传统乡土的美学价值在乡村重新唤醒,并使之更为适应当代的社会功能。

三、曲美会通过激活当地的社区,来开发古村古镇的产品和文化价值,深层次的激活古村的生命活力。

如果说我们对乡村建设持什么态度的话,那就是让乡土的归乡土吧。

图片 11

(作者:卓旻,系中国美术学院城市设计系主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国学教育研究院院长苏兴:

责任编辑:

古村难复制,文化可传承

一个地方的人文、包括建筑、包括地理位置综合的影响,使人们甚至整个城镇呈现的精神面貌是不一样的。古村落难以复制,但文化是可以复制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承载着家庭,承载着祖辈的精神文化。看先贤高超的人生艺术和智慧,懂得古往今来一字一句的珍贵,这是薪火相传的重要精神力量,无论时代如何变化,经济如何发展,家庭的传承功能不可代替。

图片 12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卢晖临:

在乡村的生活方式中看村落

将传统的传承落脚到古村,是非常好的一个策略。我们应该回到日常生活的整体中认识传统村落:传统村落是房子,又不只是房子。传统村落是有民俗,但也不只是民俗。它实际上是一套系统的生产与生活方式。那些人住在那些房子里,从事那种生产,发展出那一种社会关系,背后彰显体现展示出我们对于人和人之间相处,人和自然相处,也包括人在世界上生活的意义等等的这样一些理解。

图片 13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员,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郭海鞍:

传统村落无法承重之轻

中国历史上的文化古村都是自然形成的。而当前的乡村规划,受到土地制度和建设标准的影响,出手都是比较重的。整齐划一,兵营式的新房既有体制的问题,也有设计的问题。我们从一个具有传统村貌的乡村开始进行研究,开启了以一种乡土文化,恢复乡村振兴的一种设计思路。农村所缺的就是一个环境的治理和整个居住品质的提升。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传统村落,尽可能多的保护下来,尽可能多的让他们拥有一个良好的生活品质。

图片 14

北京曲美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殷智贤:

用家文化设计家居

传承必须是具备再生能力的,否则就会变为一个遗产。如果文化能够持续创造崭新的价值,传承就不会中断徽派建筑和徽式家居都有着宋明理学价值观的影子。对于中国设计来讲,很关键的是如何认真对待或者慎重对待,继承和创新之间的冲突。我们今天看到的冲突比较多,看到的融合非常的少。

基于公益组织的立场,我希望所有的探讨不仅仅停留在务虚层面,而是让人们在与器物的日常接触中体会它的文化内涵。所以这次曲美做了一个以徽州风物为主题的原创设计,以接近绩溪当地的环境、颜色、地势,重新去建构审视以古村落为代表的传统价值,而不是用时间做出一个传统和现代的简单的分割。

唤醒古村,回归与重塑生活

安徽尚村其实是北京曲美公益基金会古民居保护公益行动的第二站。2017年,曲美就曾走进贵州黔西南州安龙县坝盘村,以捐赠的形式帮助坝盘村民宿改造项目,资助当地旅游配套设施建设。曲美以乡土中国为使命践行企业社会责任,承诺未来五年、一年一村,为中国即将濒临消失的古村带来新的活力。用古老智慧带给当代社会的价值,打造一种可传承的生活方式,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以旧“焕”新,也是曲美公益一直在倡导的生活方式的回归和重塑。

图片 15

自2015年北京曲美公益基金会成立以来,就一直致力在促进美学建设、保护民间艺术、弘扬艺术文化、支持原创设计、扶持优质美学教育、传播生活美学文化方面。第一个以旧换新五年环保公益计划,通过旧家具回收、种植绿林等行动来打造绿色生态。此后,旧爱设计、扶贫种植经济林、绿色生活论坛、“绿色爸爸”挑战等不断丰富的活动内容,不断扩大以旧换新绿色公益的影响力。再到这几次古民居的保护行动,公益已经成为曲美旗下重要的绿色品牌,绿色的生活方式倡导者。

图片 16

“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企业,只有跳出生意和商业目的,看见更多的发展问题,才能保持初心。”曲美家居董事长赵瑞海表示,从一个个美好而微小的实践,才能做出了今天影响更多的人、有更大社会影响力的成绩。从一场活动到一个社会议题,曲美一步一个脚印,将公益由内及外,融汇到产品和实际行动中,不断深化着企业社会责任;而当下的文化精神、生活方式也在这一步步中完善与盘“活”。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