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派疗伤一面开课,长征中红军击落过仇敌6架飞机_军事_中国网

1936年,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的一天早晨,时任红军某团副政委的旷伏兆,奉命率领一支部队向保安急行军。突然发现几架敌机呼啸而来。旷伏兆忙喊隐蔽,但敌机已经发现了这支红军部队,立即投掷下一颗炸弹。当敌机发现炸弹没有起多大作用后,就立即一架紧接着一架俯冲下来,用机枪向红军战士们扫射。
当时,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和夫人汪荣华也和旷伏兆的部队在一起。敌机轰炸时,他们夫妇和几名战士在一处山崖下隐蔽,但山崖的石头被敌机炸弹炸碎,下面的刘伯承夫妇被碎石碰伤。
旷伏兆见状,率领几名红军战士连忙冒着敌机的扫射,跑过去为刘伯承夫妇止血。但山崖上的斜坡已经被炸弹的爆炸所震裂,人已经没法直接下去了。旷伏兆急中生智,解下自己的皮带和绑腿。几名战士见状,也立即照做,几个人不一会儿就编好了一条七八米长的绳索。过了十几分钟,敌机大概打完了子弹,于是飞走了。旷伏兆和战士们手攀着被炸成锯齿状的山崖,一点一点地把绳索放了下去。
绳索伸到沟底,下面几名战士把刘伯承夫妇依次抬起向上举,但旷伏兆等人害怕绳子断掉,只好一次一位,慢慢地向上拉,费了很长时间,才把刘伯承夫妇拉了上来。看到刘伯承浑身是血,旷伏兆急得出了一身冷汗。在检查后发现刘伯承夫妇受的都是外伤,并无大碍,旷伏兆紧张的情绪才得到暂时缓解。他和战士们连忙给刘伯承夫妇包扎。
刘伯承虽然负了伤,但依旧镇定自若。他看到旷伏兆和战士们着急的样子,就面带笑容地对他们说:负点伤有啥子要紧!莫急。打仗哪有不流血的。
听说参谋长受伤了,红军战士们纷纷聚拢过来。刘伯承看到前来看望他的战士们越聚越多,就借着包扎的时候来了个现场教学——给周围的战士们讲解应该如何躲避敌机空袭、如何利用目前所处的山地打伏击战……一堂军事课讲起来好像摆龙门阵一样滔滔不绝,旷伏兆和战士们都听得入了迷,紧张气氛一下子缓解了下来。

在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中,国民党军共投入200多架飞机参加战斗。从红6军团西征为中央红军探路拉开长征序幕到长征结束,敌机一路咬着不放。尽管红军没有专门的防空武器,但依靠简陋的步枪、机枪等轻武器,依然在战斗中击落了6架敌机。

先遣部队击落首架敌机

1934年9月7日,当长征先遣部队红6军团前卫部队挺进到广西全县时,被一架桂系空军AVPO-637号侦察机发现。由于红军没有任何防空武器,这架飞机的飞行员十分狂妄,按下机头一阵俯冲扫射,打死打伤十几名红军战士。愤怒的红军指挥员立即组织前卫连步、机枪手在敌机再次俯冲时集火射击。一轮密集开火后,敌机油箱被击中,拖着长长的烟火栽到了附近的稻田里,飞行员在出逃时被击毙。这是红军长征途中击落的第1架国民党军飞机。

湘江战役中击落第二架敌机

1934年11月24日,红军在突破敌第四道封锁线时,遭敌薛岳、何健、白崇禧的包围攻击,与优势敌军在湘江两岸展开了惨烈的大血战。蒋介石调其中央空军第3中队从南昌起飞实施增援,对攻势猛烈的红军进行空中轰炸。担任预备队的红1军团第2师一边疏散隐蔽,一边对敌机集火齐射,击落敌709号战斗机,飞行员谢廷藩、魏德跳伞后被红军俘虏。国民党中央空军为掩饰这次空中损失和飞行员的被俘,对外宣称第三中队飞行员谢廷藩、魏德在“剿共”中“壮烈殉难”,使二人成为国民党中央空军在“剿共”作战中首次“殉难”的活“烈士”。

用改装“高射机枪”击落第三架敌机

遵义会议后,红军在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采取高度机动灵活的运动战方针,实施了四渡赤水作战,牵着蒋介石“围剿”大军的鼻子打盘旋战。红军作战行动的变化,完全打乱了蒋介石的预期部署,于是频繁派出飞机进行空中侦察,企图发现新线索和红军主力确切位置。

1935年3月,中央红军由黔北名镇茅台三渡赤水。3月18日,国民党空军3架侦察、轰炸机寻踪觅迹而至,轮番攻击、骚扰中央纵队驻地。中革军委警卫营营长杨梅生立即指挥防空连用4挺重机枪改装的“高射机枪”,对准从云层里钻出的敌机猛烈射击,敌飞行员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就被打了个“倒栽葱”,连人带机拖着长烟钻进了茅台镇附近的赤水河里。

据时任警卫营防空连连长叶荫庭后来回忆:“在我军土‘高射机枪’的猛烈射击下,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茅台城下闪出一道火光,随即升起一团浓烟。另外两架敌机见势不妙,夹起尾巴,哀鸣着逃走了。”

第四架敌机是红军长征中缴获的唯一一架敌机

1935年6月,红一、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使蒋介石十分惊恐,急令国民党空军出动,进行高密度的空中侦察,寻找消灭红军的机会。7月17日,国民党空军第3中队副队长朱嘉鸿和飞行员郭诗东驾驶303号侦察机飞临四川黑水上空,发现了正在行进中的红四方面军后续部队。为洗刷第3中队曾被红军用步枪击落飞机的耻辱,他们按下机头实施俯冲,对准红军队伍就是一阵扫射。在他们进行第二次俯冲扫射时,遭到红军地面密集火力的射击。红军战士又一次用落后的步枪击中敌机尾部,失去平衡的敌机在空中摇摆,最后勉强迫降,被红军缴获,朱、郭二人在逃跑中被红军击毙。这是红军在长征中缴获的唯一一架敌机。

第五架敌机被击中后撞山 机毁人亡

1935年8月3日,红一方面军主力和红四方面军一部正在毛儿盖地区集结并准备北上,被执行空中巡逻任务的国民党空军第5中队队长王伯岳驾驶的601号飞机和另外2架飞机发现。3架敌机满载弹药先后向下俯冲,进行扫射轰炸,红军则以密集枪弹回击。王伯岳驾驶的601号飞机被多处击中,失去控制,撞向附近的迁流水山,机毁人亡。其余2架敌机见势不妙,逃之夭夭。

血泊中击落第六架敌机

1935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为了打开通往天全、芦山的道路,发起了天(全)芦(山)名(山)雅(安)邛(崃)大(邑)战役。11月7日,红军左纵队攻占大川场,右纵队攻克金汤镇、紫石关和大岗山后,继续向天全攻击。此时,敌机分批增援,对红军实施大面积轰炸。红军由于来不及疏散隐蔽,很多战士倒在血泊中,攻势受阻。危急时刻,红军在敌机轰炸掀起的尘土和烟雾中一齐对空射击,1架敌机当场被击中起火,冒着浓烟从空中坠落,其余敌机见状狼狈逃窜。(金玉国
杨茹 娄思佳)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